洁白的雪花飞满天


    洁白的雪花飞满天


飘雪的时候,就会有一支歌在耳畔响起,歌的开头是这样的:



            洁白的雪花飞满天


            白雪覆盖着我的校园 


            漫步走在这小路上


            留下脚印一串串     


    去冬雪多,又大,为一二十年所罕有。跟雪有关的片断总会溜出封闭的记忆之门,恣意徜徉。于是有一种担心,自己是不是变老了?



 


 


一路白雪覆盖,很少见露出的地面。近山的村庄到山顶的树林,连接着白色的苍茫。腊月天,往山里只有一行脚印,被一个人踩出,被一些人重复。万径无踪,寂静得连个雀子声也没有。这脚印,也是进山上坟的人留下的。沿着脚印前行,越往深处,脚印越少了,终于到没有。弟兄几个,谁都不言语。纸钱烧起来,积雪和树枝有了微妙的不同,颤颤的。


一冬的雪,它原来是怎样的细碎穿林,怎样的磅礴摧枝,怎样的静直落下,怎样的逐风飞舞,现在,都那样淡然地落幕,积得满山满谷,寂静而纯粹。雪下,是走过一世的人。



 


 


母亲踩着雪回家,已经是很晚了。她有三个儿子:6岁,3岁,1岁。她顶着雪出去,拜访多年不走动的老亲。她攥着50块钱回来,能购买两间房的椽木、檩木了。五口人在那两间房里,经历了二十多个冬天。其间飘了多少场雪,飘韧了孩子的筋骨,飘白了母亲的头发。



 


 


父亲送我过了村口,背上背了几只宰杀好的公鸡,给我带的,给亲家带的。父亲不让我背。出了村,我赶紧让父亲回去。背了几只公鸡,一径地走向离家8里的车站。那一天刚下过雪,雪花还在飘,同时飘的还有我不争气的眼泪。母亲的腿不好,送到门口。走出很远,回望时还看到她那前倾的姿势。



 


 


第一次住校,背着行李,赶十二里路。初三了,人还那样单薄。轻雪,天不是很寒。绳子勒肩,勒手。今天要是见了一个初中生一个人背个大行李,一定很感叹。那时不觉得什么,花了钱,交粮食,能住在学校里,已经是一种幸福。



 


 


黄昏,其实已经黑下了。借着白日的残光和昏黄的灯光,几个青年的男女打起了雪仗。是大学三年级的冬天。对有的人恨不得打中,对有的人又生怕打中。那一刻,心里有了怜惜。但也竟未谈过一场恋爱,一任云来,雪落,天晴。



 


 


那个晚上刚落过雪,文科楼的雨搭上风吹雪落,簌簌地缠绕着灯光流泻。第二天是考研究生的日子,班里的几个人报了名,其中一个是我同寝室的哥们儿。心里涩涩的。我没有考,那时有一个执拗的怪印象,以为创作远胜于研究,以为考研究生就是搞研究。



 


 


以雪为令。这是带学生扫雪的那些冬天听到的最多的话。初中的,高中的,校园里,马路上,匆忙着,快乐着。现在,变成交了钱包出去了。于是,不再有扫雪,看的兴致也少了。雪一多,城里人又厌烦地说,又下雪啦!


    


 


    雪落在不同人的心里,有人惊奇,有人欣喜,有人恬静,有人烦乱。雪伴着北方人走过,映得头上的天空更蓝,衬得鞭炮的纸屑更红。长时间在雪地走,会因为色彩的单调而目盲,由白茫茫落入黑沉沉。


 


 



有一个遥远而温馨的回忆。雪花不大,很稀落。静寞的下午。远处,几头牛在柴垛边咀嚼着玉米的秸秆。一声雀叫,狗的低吟,谁家从柴草间抽出一捆烧柴的声音,都清晰可闻。空气里散入熟悉的清香:玉米碴子的清香,干白菜的清香,农家酱的清香。那年头,鼻子都精灵得很。那时候,我们在外面疯玩儿,屋里是大人围着火炉闲谈。


    人生最幸福的时节,是孩子时,无忧无虑。那时候我们还小,父母正年轻。


 


    


    洁白的雪花飞满天——所有的回忆漫漶时,这支歌又在耳边响起。大学毕业后一直在中学教书,算起来,从八岁上学到现在,三十六年一直没有离开校园。记不得是什么时候听到这支歌,总该有二三十年了吧。总能想起的原因,不单是白雪满天的景象,更多的倒是歌的末几句:


            


            有的直有的弯


            有的深啊有的浅


            朋友啊想想看


            道路该怎样走


            洁白如雪的大地上


            该怎样留下脚印一串串


    


                                                          2013年3月


《洁白的雪花飞满天》有2个想法

  1. 尊敬的卢老师,您好!怀百分敬意,向您提出一个帮助。
    是否可以,我们河北的孩子在语文上遇到了问题,希望得到您的指导。我的联系方式:15097522629,可以的话给我发个短信,谢谢!

  2. 很久没有读到这样具有怀旧抒情意味的文章了,可能是人们流连于各种娱乐,而忽视了大自然的馈赠。好文章,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