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者如泉

教者如泉



     



 


济南多泉。研修之余往护城河一带走一走,见黑虎、白石、琵琶等诸多名目的泉,有时三五步之间,即遇一泉。许多当地居民,喜滋滋提壶挟桶,满足地汲之而去。


由此想到教师,想到教师这一个职业。


教者如泉,长久的蕴蓄,沉淀,挤压,寻路而涌,福泽一方,是为教师;教者如泉,不同的绽放,或豪涌,或轻吐,或浪奔,或凝贮,各宏其旨,一任自然,是为教师;教者如泉,滔滔的,汩汩的,脉脉的,各臻其品,是为教师。


教者如泉,它有自己的深度和广度,有自己的脉络和姿态,有自己的追求和品格。


期待如泉的教师,如泉的教育,期待人们用观泉的心看待教师,看待教育。


                                       20144

由“阶梯式设问”的话题想到的

            由“阶梯式设问”的话题想到的


阶梯式设问:一个同行提出的话题。我对这概念没有什么了解,姑且依照字面,临时赋予它一点含义:“设问”,指课堂上教师向学生提出的问题;“阶梯”,指为解决一个问题而考虑的凭借和途径。讨论仅限于语文课堂教学方面。此外,我想议及“阶梯式设问”可能蕴含的教学理念。


         一、阶梯式设问的必要性及联系生活铺设理解文本的垫脚石


如果我们意识到一个问题的提出和解决之间有一个思维跨度这样的事实,我们就有理由重视起由此及彼的各个中间环节。在这里,我们可以使用过一条河这个方便的比喻。一条清浅的小溪,如果宽度合适,可以一跃而过;要是再宽些,可以踩着抛掷在其中的石头过去。渡过一条更宽更深的河,我们要借助桥梁或渡船;当然,我们也可以是游水的好手,披波而过。渡河的方式像河流呈现出的姿态一样多。但这远不能跟解决问题的方式和问题本身的丰富程度相比。


是领着学生或推着学生过一条河好呢,还是帮助他们找到一个可行的过河方法好呢?这样的问题不成问题。如果我们遵循认识的一般规律,帮助学生找到解决问题的正确途径,就可以引导学生做出合乎逻辑的思考,得出更为正确或接近正确的结论。从感知的层面来说,我们在课堂教学中更主张帮助学生结合其熟悉的生活,引起阅读的“同情心”,达到渐悟。


以高中生熟知的《荷塘月色》为例吧。很多教师都愿意问及朱自清先生“颇不宁静”的原因,但那答案又常常是未必使人信服的。有一种长期流行的观点,是从文末所署的日期和作者同时期的两篇文章推测出来的断语,认为是忧心于国民党对于异己者的屠杀;也有人本着知人论世的古训,联系到朱先生家境窘迫,子女众多等情况,断言为生活压力使然。作为一种探讨,都似乎有一定的理由,但仔细辨析又嫌武断。文学是艺术,源于生活,又不能与生活一一对号入座。讲解本文,“颇不宁静”的原因或许并不是一定要探讨的,而“颇不宁静”背景下寻找的解脱方式以及对古典诗意美的向往与惋叹倒是很耐人寻味的。而朱自清先生的文笔风华也恰在这种追寻与惋叹中呈露出来。


沿着这样的思路,在品味本文的思想情感时,不妨设计一系列的问题。——当然,由学生提出问题会更合乎时下教学的拍节。


1.在生活中,大家有过心里十分纠结、烦乱的体验吗?


2.“心里十分纠结、烦乱”,用比较文雅的词来说,就是“心里颇不宁静”。大家在“心里颇不宁静”的时候,都用什么方式来使自己解脱呢?


3.朱自清先生面对“颇不宁静”的心情,是怎么做的?


4.你认为朱自清先生使自己暂得片刻宁静的方式可取吗?


    ……


第一个问题,旨在调动学生的生活经验,搭起与文本对话的桥。这样的问题,学生应该是有话可说的,也便于在接下来的赏读中“将心比心”,是走进文本的前奏。


第二、三两个问题,旨在帮助学生在“自己”与“他人”的差异中,走进作者的心灵世界。


    第三个问题可以串联起整篇文章,是赏析的重点。由此又可以牵连出更多的讨论话题。


    第四个问题是时髦的所谓“探究”题了。这个题目旨在引导学生通过探究和辨析,深入认识一个在时代与生活漩涡中的现代知识分子的内心世界。认识深浅,随缘吧。


 ……


这一例也不过想说明解读文本要由浅入深的道理。凡是超离学生认识实际的横空出世式的问题,常常会让学生一头雾水,而循着学生认知的小径,有可能把他们带到一条较宽的路上来。


           二、关注学生的“已知”是引领其探求“未知”的重要途径


认识呈“螺旋式上升”的态势,这道理在数学等学科中体现得更加明显。语文学习也是这样,但语文的特殊性,使得学习中的个体差异变得更加复杂。通常我们在语文教学中远不如数学教学那样更关注到学生已知的程度。这一点是有害的。数学的已知情况不了然,结果是做不好题。语文的已知情况不了然,就可能玄虚起来。似懂非懂,模棱两可,囫囵吞枣,小孩子耍成人腔,人云亦云,心口不一等等不良的风气就会泛滥起来。


目力所及,看到一些令人担忧的现象。撮取两例。


其一是中考的作文命题。一些省份的中考命题里,出现了高考命题的模式。


一般说来,初中较重感性,高中较重思辨。当下多数的初中生,能将事情说清楚,有完整的叙事,生动的表达,能体现叙事的整体感,层次性,就比较客观。引导他们去滔滔宏论,还为时尚早。


因为我是教着高中的,常有准备中考的学生问及议论文的写法。看这些人的作文,我也总是感慨于他们的力不能胜。发育并不成熟的肩膀撑一件大人的衣服,看上去很不协调。我并不否认有早熟、早慧这回事,但早熟、早慧就意味着这是少数。


高考的作文命题,给一个话题,或给一则材料,通常会启迪学生思辨。这也是高考中常见议论文的原因。而生活在今天的中国的初中生,我想,还是不急于让他们半生不熟地去表态,还是老老实实地做好基本的文字功夫吧。


其二是一种流行的习题书。在最初的学习中就“链接”着许多高考的真题和模拟。


这于许多以应对考试为目的的教学大概是很相宜的。学生接触生动鲜活的语言材料的机会远少于刻板的题目,那后果会怎样?旧课程也好,新课程也好,总有急于功利地将具体的学习时间压缩而加长高三总复习时间的现象。这于某些学生或许无害,而于循序渐进的先训就离着十万八千里了。我们引入许多境外的理论,却于往圣先贤那几条朴素而合乎自然地意见置若罔闻。


这些都是忽视“已知”而粗暴地期求学生习得“未知”的做法。学生学习语文的兴趣正是被这些脱离个体发展实际的教学和面目可憎的考题磨蚀殆尽。


我在自己的教学经历中对这一点有深切的感受。工作最初的六年,我经历了初一到高三的中学全学段教学。在高一的教学中,因为我十分清楚学生此前学了什么,达到什么程度,在教学中总能以他们熟悉的知识为起点,指导学生学习高中课程,每一举例,总能带来共鸣,学生接受起来很自然、轻松。后来一直在高中教学,初中的教材也经过了几次改换,到现在,再举例论理,因为其中有学生不熟悉的,就会带来思考、思维的某些障碍。例如,我满以为学生都知道的一个知识点,说出来,听者却是一头雾水,这在初中里淡化——其实也不是“淡”化,也不是弱化,而是因为“不考”,常常变成了没有——语法的情况下,分析起病句、复句一类的题目时,更为明显。


我们常常有意无意地做着拔苗助长的事。嫌小学生幼稚,就鼓励那些写出“早熟”文字的学生;觉得初中生长大了,就忽视了叙事、说明的训练,而助长起半生不熟、半假不真、似是而非的议论强调;到了高中,又任由“文采”和“空言”的泛滥。我们培养出许多什么话都会说,但就不会说真话,说自己的话的学生。


其实一个人的成长,是很慢的,我们人类的童年期相比其他动物,真是长了许多,但聪明又急不可待的人们,又在人为地压缩这个应有的时期。后果会怎样呢?“其进锐者其退速”,如果是这样,就得不偿失了。


好的母亲,最关切的是孩子的衣食冷暖,身心康健,好的园丁,最关切的是花木的土壤水分、阳光。促成成功,大多是做好最基础的工作。小时候,家中的妹妹够不到炕铺,大人就在床边的地上固定一个“丁”字形搭脚木。其实小孩子有向上的愿望,也具备相应的能力,只是在某一个时刻,需要一个搭脚木。


                 三、“阶梯式设问”可能蕴含的教学理念


自己真不是一个思维缜密,会使用概念的人。借用了这样一种说法,倒很限制了自己的思绪,硬是拿粗面饼子当细粮了。这足见实际的摸爬与理论的提炼之间的距离。我们有许多人是实践的行家,却不是理论的旗手,也有许多人高扯理论的帆,却不大注意船的感受。


前两部分半通不通的絮叨里,是不是能给我们的语文教学——当然也可以是全部的教学一些启示?


第一,教学要尊重人的成长的常识,循序渐进;


第二,学习新的要从旧有中找依托,温故知新。


哈哈,先贤都说过了,做过了。我们没有实践,只要怪自己的记性不好。

教育的最大效益在于满足学生的成长需要

                                                                            


十八年的班主任工作中,我的体会是,严格遵守职业规范,认真落实教育教学要求,真正满足学生成长需要,是做好班主任工作的前提。而适应现代社会人才发展的趋势,满足学生成长的需要是教育取得最大效益的关键所在。


成长的需要首先是做人与治学的需要。


我们做的事就像塑胶跑道上的一个个胶粒,本是再小不过的,但一个个累积起来,就大不一样。上课出错时郑重地纠正,解答问题时细致耐心,给老教师搬把椅子,向工人主动问好,门口拥挤时侧身礼让,学生问好时热情回应,等等。一个行动,胜过千百句说教。


个体是在与他人的合作与竞争中体任自我的,在各项活动中塑造班级形象的过程,也是激发学生自信心,培养学生健康的个性心理的过程。


各个班级之间少不了这样那样的评比,每一次活动,都是检验班级凝聚力的最好机会。因为条件的不同,不大容易事事都能最好,比如运动会,有体育运动员的班级自然好些;比如学习,实验班的学生自然优异得多。但只要时时处处用高标准去严格要求,一个班集体,就一定会有许多闪光的地方。你可以不是第一,但必须按第一的标准去做。


把好做人关、治学关,是使学生天天向上的根,而学业,从来不是孤立的存在,一个学生诸多品质与素养,最后综合地通过学业成绩得到体现。


满足学生成长的需要,对学生心理趋向的把握和对消极心理的调试尤为重要和必要。


对学生有深入的了解,才能使思想工作有的放矢。一次期中考试后,我对成绩有所下降的十名同学做了细致的调查,他们成绩下降的原因分别如下:上一次考试成绩较好,有些放松;近一段时间家中有病人,影响心情;父母经常吵架,动不动被卷入其中;某一学科没有重视起来;对某老师的课提不起兴致;近一段时间总是熬夜看球赛;与同学闹别扭,总担心报复;没有跟住老师及时对所学内容梳理和复习;基础知识不扎实,答题时多似是而非;爸爸妈妈刚离婚。


这些具体的原因学生一般不会主动跟老师谈。如果只是泛泛地提醒一下,鼓励一下,是不容易解决问题的。我们看到的往往是表象,而表象背后是纷繁复杂的情况。“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开启学生的心扉,没有万能钥匙。


提升学生的精神境界,是从根本上教育学生。


举一个2007届毕业生的例子。高三上学期即将结束,各校保送生和自主招生工作纷纷展开,外语学校的“小语种”招生也陆续开始。不少学生开始表现得焦虑和不安,每个人都不想错过机会,又对别人的所得感到眼红,一时间各种心态纷呈,有盲目自信的,有无端自卑的,有跟同学斗气的,有埋怨家长无能的,有恨怨学校的,有偏执看待社会的,情形不一而足。这些非常不利于高三备考。鉴于此,我在2007年元旦给每个学生发了一份2500余字的《新年致辞》,充分肯定他们的成绩,并指出存在的不足,帮助他们调整心态,激发斗志。摘录两段文字在下面:


 


你可以出身寒门,也可能坐拥富贵,但这些都不取决于你,也不能注定永远属于你。真正属于自己的,是打拼而来的快乐。雄鹰翔于长天,靠的是自己的翅膀;猛虎啸于山林,凭的是自己的力量。有大成就的人,历来都自立自强


埋怨是我们人类一种独有的情感,也是人类弱点的集中体现,它是不思进取的叹息声,是脆弱心灵的潜台词;感恩是我们人类一个冠冕的词汇,也是万物灵长的鲜明见证,它是锐意奋进的原动力,是高贵灵魂的试金石。人的每一步前行都需自己的努力,正如生命的每一次律动都离不开自己的呼吸。


 


2008年元旦,一个学生告诉我,她重读了那篇《新年致辞》后哭了,感到自己过去很不懂事。我想,思想教育不是一时一事的事,就是要把这份工作做到必要的时候,让它有实效,并让它有长久的影响力。


我们的工作在今天,但我们的着眼点应该在明天。作为班主任,我常常告诫自己:不要只责怪学生,而要常责问自己。(本文发表于2009年《吉林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