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事要有点波澜


作文指导  黄河九曲  事要有点波澜


门径指引


“山无起伏,便是顽山;水无潆洄,便是死水。”中国的园林,往往在一曲一折之中不断展现“山重水复”,又不断展现“柳暗花明”。写文章也是如此。有张有弛、有动有静、跌宕起伏,波澜曲折才会引起人们的阅读兴趣。写出事件的波澜就是写出事件的曲折变化。


名著名篇在叙事中很注重写出波澜。如《水浒传》中的林冲、杨志、鲁智深等人物命运发展的起起落落,施耐安的巧妙设置令人叹服。《项链》中玛蒂尔德的人生际遇几番变化,情节戏剧性的推进紧紧牵系着读者。欧·亨利的《警察与赞美诗》,契诃夫的《变色龙》,它们的异曲同工之妙也都在于情节的波澜起伏,形成引人入胜的艺术效果。


同学们在描写一个事件时,缺少的正是这种写出波澜的能力。我们往往平铺直叙,轻描淡写,展示不出事件本身丰富、变化的面貌。又有时为了情节曲折而生编硬造,留下很多莫名其妙的文字。能否写出事件的波澜,既反映出我们是否具备细致观察生活、把握事物本质的能力,也能看出我们是否具有必要的想象力和描摹能力。让我们在名著名篇的导引下,从学习开始,调动生活的积累,在写作训练中不断实践、发展叙事的能力,使文字在我们的笔下获得生命的活力。


要点指津


     有波澜的文章不论长短,都能使读者读起来历久不倦,收到强烈的艺术效果。但是,事件本身的波澜,不能生硬为之。要善于利用事件的曲折性、复杂性,并运用一些方法,才能巧妙地显示出事件的波澜。


1.悬念法:


悬念法又称关子。它是作者为了激发那种“紧张与期待的心理活动”,在行文中有意采取的一种积极而有效的手段。这种手段包括“设悬”和“解悬”两方面。所谓“设悬”就是设置悬念,即在情节发生发展的关键时刻或人物命运攸关的重要关头,叙述戛然而止,转叙他事。从而引起读者强烈的寻根问底的兴趣。所谓“解悬”也叫“释悬”,就是指在情节发展的特定阶段,通过矛盾的解决,揭示事情原委和人物命运的结局,使读者的期待心理得以满足。


    2.抑扬法:


“抑”,就是抑制,对人、事、物进行贬抑;扬,就是扬起,对人、事、物进行褒扬。叙述中,先让情况尽量向某一个方向发展,造成对后面情节的一种充分的反向蓄势,然后使情况向相反的方向陡转,从而形成落差和波澜,给人以感情冲击和心灵震撼,进而使读者得到充分的审美满足和享受。抑扬法分为欲扬先抑和欲抑先扬。


3.伏笔法:


伏笔,就是指作者对文章中将要出现的具有关键意义的人或事作的提示或暗示。与这种提示或暗示呼应的就是照应。有伏笔就有照应。伏笔的巧妙使用,使波澜起伏、曲折多变的情节被一根时断时续、明断暗续的主线贯穿始终,结构更加严谨。


4.巧合。巴尔扎克认为:“偶然性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小说家,若想文思不竭,只要研究偶然性就行。”对生活最精彩的艺术表现,就在于对带偶然性现象的把握和描述,通过偶然,揭示必然,通过个别现象,揭示事物普遍性的规律和实质。巧合,既能更集中、强烈、深刻地反映社会生活本质,又能以其戏剧性,增加文章的可读性和审美魅力。


需要注意的是:我们对于文章的曲折生动性的追求,也要以如何有助于达到作品内容的准确性和深刻性为依据,切不可单纯为追求情节的曲折而故作惊人之笔。


 经典品鉴


“写事要有点波澜”中的“波澜”主要表现在情节上。写作之前,要充分考虑到事件本身的丰富性与变化性,构思、预设好事件的转折点,在整体把握事件的基础上,确立写作的中心,然后运用恰当的叙述技巧,以实现艺术表达的理想效果。下面的三篇文章,无论从事件的整体结构上还是艺术技巧上,都值得我们学习借鉴。


一、    伏击


——悬念法、误会法


写出波澜,涉及到合理的选材,材料要符合生活逻辑,反映生活真貌,不要为了兴波澜而随意写一些离奇无关的情节。这样,事件虽波澜起伏,但文系一线,事件有明确的主旨,能够为揭示中心服务
    城里人精,城里人懒,城里人喜欢当老板。
    老板是个女的,开了家音乐茶坊,要找个打杂和看门的。女老板来到外来民工市场,转悠了三天,才看中一乡下少年,他叫木伢。女老板说,木伢你听着,白天你在茶坊的后屋干杂活,随叫随到,叫干啥就干啥,不许偷懒。
    木伢不敢看女老板的脸,低头应道,晓得。
    女老板说,你长得又凶又丑又土,可不许随便进前厅,免得让客人见了吓着,影响我的生意。
    木伢点头,晓得。
    女老板又说,晚上,客人走了,你就睡在前厅看门,关好门,不准出来。不准把你的老乡招来串门,发现一次,扣你半年工资。
    晓得。
    女老板说完了,木伢还低着头。干活去吧!女老板说。
    木伢抬头偷睨老板一眼,脚步犹豫了一下。女老板像是忽然想起来了,说,对了,工资每月三百,干一天算一天。
    木伢心里一热,他们家在山里苦一年也挣不到三百。木伢心里快活极了,怎么拼命干活也不觉得累。老板心里也高兴,当月多发了木伢十块钱,木伢说你数错了。老板一笑,没错,奖金你懂不懂?木伢还是不懂,说好了,怎么多给十块?木伢往家里寄钱时,留下了十块,他怕老板啥时不高兴了,要回去,到时拿什么还她?
    老板以前吃过乡下人的亏,当然也时时提防着木伢,因为乡下人开始都挺老实,时间一长,就跟着城里人学坏了。
    几个月后的一天夜里,老板关门打烊后,故意走了一段又悄悄潜回茶坊,因为她发现木伢当天有些异常,像是有什么心事。老板要伏击木伢。
    果然,老板老远就发现茶坊里的灯重新亮了,心里一惊,这么晚了,他不睡觉干啥?待靠近茶坊门口,听到了里面的音乐声。老板心里的火腾地撞上脑门,正要踢门进去,忽听里面木伢在说话。老板将耳朵贴了上去。
    木伢的声音:爹,娘,今天有人在我们这里过生日,可热闹了。我忽然记得,我也是今天生的。可这么多年,我从来就没见你们给我过生日。都是人,为啥城里人能过,我们就不能过?不都是从娘肚子里生出来的吗?开不起生日晚会,在天井里煮一锅汤面,把同村的伙伴们叫来一块儿喝,也喜庆啊!我来城里快半年了,可还不知道城里是啥样?老板走了,我就把同村的伙伴都叫来,帮咱过生日……
    老板听到里面搬动沙发的声音,木伢说,大头你坐这,水根你坐这,兰花、小米、水芹你们几个女的坐这边,离二秃远点,他一会儿就要捣乱……老板在门外气得直咬牙,这个木伢!就差没把他们村子也搬到茶坊来了。木伢又说,你们会跳舞吗?不会?嗨,怎么进城半年了还不会跳舞?!我早会了,兰花我教你。不会跳的,就边喝饮料边看着我跳。这叫罐装啤酒,外国的。石头,你怎么连易拉罐都不会开?来,我教你,拽这个小圈圈,你瞧,砰!喝吧喝吧,敞开肚皮装!
    老板心疼得浑身肉跳,她再也忍不下去了,掏出钥匙一拧,卷闸门愤怒地蹦起老高。木伢,你现在就滚!女老板还没进屋就吼道。滚!可她定睛一看,愣住了,朦胧的灯光下,当间就站着孤伶伶的木伢,四周围了一圈沙发,每个沙发上都放着客人扔下的空饮料罐。
    木伢被老板的突然袭击吓傻了,半天才扑通一声跪下,老板,我……晓得错了……饶了我这一回吧!
    女老板忽然喉咙发硬,鼻子一酸,哽咽道:木伢,我是……来给你过生日的……


(选自《民间故事选刊》2005年第05期 作者:傅昌尧)


                                                                                


小说有一个漂亮的结构。作者设了一个悬念,先不惜笔墨,渲染木伢生日聚会的热闹和女老板的愤怒,形成误会,把读者的思路引入一个预设的歧途。然后突然揭开谜底,抖出一个完全出乎读者预料的结果,产生了强烈的戏剧效果,使得我们走近了木伢们游走在城市边缘的生活和情感,了解了他们内心的渴望与孤独。悬念与误会,使读者获得了阅读的愉悦。文章引用自:


二、一枚古钱币


——伏笔法、悬念法


我们平时写记叙文,往往只注意叙事有条理、线索清晰、结构完整,看不到曲折和起伏。这样的文章虽然也使用一些叙事的手法,但读来总是缺乏点情趣。好文章是指叙事时有张有弛,起伏错落,能够调动人们紧张的心情,以吸引读者。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一些法国老战士回到了他们故乡。他们当中许多人都生活得蛮不错,弗朗科·雷勃因为中了毒气,健康始终不曾恢复.丧失了劳动能力,生活很是贫苦。弗朗科·雷勃自尊心素来很强,他从不接受别人的施舍。
  每年,这些老战士要举行一次团聚。有一年,他们在朱力斯·格兰汀家里聚会。格兰汀长得胖乎乎的,钱袋总是满满的。席间,他兴致勃勃地掏出一枚古金币,滔滔不绝地介绍起这枚古币的年代、价值和来历。来客们坐在长桌上—一传着观赏,溢美之词不绝于耳。客人们在欢宴中开怀畅饮,谈笑风生,话题从古金币转到别的上面去了。忽然格兰汀记起了金币,但是,这枚金币不翼而飞了。
  众座哗然。指责的指责,否认的否认,最后.有人提出抄身的建议。大家深表赞同,只有雷勃反对。朋人们无不为之惊讶。
  “你不同意抄身?”格兰汀问道。
  雷勃涨红着脸说:“是的,我反对抄身。”
  “你是否明白,拒绝抄身意味着什幺?”金币的主人不客气地追问道。
  “我没有偷金币,所以我不允许抄身。”雷勃回答。
  尽管如此,抄身照样进行。人们一个个把口袋翻开,等着搜查,但始终不见金币出来.于是注意力又转移到雷勃身上。
  “现在,你总不见得还坚持自己的意见了吧?”格兰汀问道。雷勃默不作声。主人气呼呼地走出了房间,雷勃则在众目睽睽之下,狼狈地退了出去。从此,雷勃的声誉一落千丈,人们有意避开他。雷勃更穷了。不久,他妻子也离开了人间。
   
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格兰汀家的房子大修,一位工人在地板缝里发现了那枚光灿灿的古金币。
  真相既白,格兰汀感到十分内疚。于是,他急忙跑进雷勃那破旧的小屋,连声道歉。“不过,老弟,你也太固执了,既然金币不在你身上,当时何必反对抄身哩?”格兰汀嗔怪道。
  雷勃那滞呆的目光停落在格兰汀的脸上。“不,我那时确实是个贼啊!几个星期来,我们全家老少实在饿坏了,我不得不把餐桌上的食物偷偷地装进自己的口袋,一心想让我那可怜的妻子跟孩子美美地吃上一顿啊。”
(选自《现代世界短篇小说选 安徽出版社)


                                                                                   


这篇小说波澜起伏、回旋跌宕。开头设置了“生活贫苦”而“自尊心强”、“我没有偷金币”以及“狼狈退出”三处伏笔,与结尾“不,我那时确实是个贼啊!”“不得不把餐桌上的食物偷偷地装进自己的口袋”密切照应。


聚会上金币“不翼而飞”,平地起波澜。雷勃一再坚持反对搜身,文章由此产生了悬念——雷勃到底是不是偷了金币呢?找到金币,雷勃洗脱贼名。情节由暂趋平缓。但笔锋一转,“不,我那时确实是个贼啊!”情节发展实在是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三、 只借一美元


——悬念法


    悬念在一切叙事文学中都具有神奇的魅力。李渔《闲情偶寄》曾说:“戏法无真假,戏文无工拙,只是使人想不到,猜不着,便是好戏法、好戏文。”


一位富豪走进一家银行,来到贷款部前,举止得体地坐下来。


“先生,您有什么事需要我们服务吗?”贷款部经理一边打量着来者,一边热情地问道。


“我想借点钱!”富豪回答。


“可以,您想借多少呢?”


“一美元。”


“一美元?只借一美元?”贷款部经理惊诧地看着他。


“是的,我只需要借一美元。可以吗?”


“当然,只要有担保,借多少都是可以的。”经理彬彬有礼地说。


“好吧。”那人从皮包里取出一沓股票、债券放在桌上:“这些票据做担保可以吗?”


经理清点之后说:“先生,总共50万美元,做担保足够了。不过……先生,您真的只借一美元吗?”


“是的。”富豪不动声色地回答。


经理干脆地说:“好吧,请办理手续。年息6%,只要您付出6%的利息,一年后我们便把这50万美元的股票、债券都还给您。”


“谢谢!”富豪办完手续后,从容离去。


 一直在一旁观望的银行行长怎么也不明白,一个拥有50万美元的人,怎么会跑到银行来借一美元呢?于是,他追了上去,大惑不解地问这位富豪:“对不起,先生,我想问您一个问题。这实在弄不懂,您拥有50万美元的家当,为什么还要借一美元呢?”


“好吧,我可以把实情告诉你,我到这里来办事,需要一段时间,随身携带这些有价票据很不安全。我曾到过几家金库,想租他们的保险箱,但租金都很昂贵。我知道贵行的保安很好,所以就将这些票据以担保的形式寄存在贵行。况且借款利息很便宜,一年只要支付6美分……”


行长恍然大悟:有头脑又有金钱的人是幸运的,他们能用头脑支配金钱;而只有金钱没有头脑的人则是不幸的,因为他们的头脑被金钱所支配。


 经商斗智,善谋者胜(选自《美国短篇小说选》中国青年出版社 


                                                                                


一个手持50万美元的人到银行办理一笔一美元的借贷,这项业务连银行行长都感觉蹊跷,作者着实成功的设置了一个大大的悬念,引发了阅读和探得究竟的兴趣。答案是一个精明智慧的商人的商业运作。由不解到恍然大悟,由设疑到解疑,这篇小说左右着读者的思考,情节出人意料,是小小说创作的成功典范。



习作示例


翀哥的彩票梦


吉林省实验中学   邓生阳


 


哥原名闫乐,人长得清秀文雅,没有一点儿男子汉气概,但有时哥也是蛮豪爽的——在买彩票方面。


最近哥研究福彩了。起早贪黑,都长白头发了。可运气太差。买了一二百张,也就能中几块钱。结果还是倒搭。可哥不信这个邪!上周买了二百五十块的彩票,中了三十八元。他乐得手舞足蹈。自诩:“幸运之神终于降临了!”“仿佛好运气真的来了!”


经过多日研究,哥胸有成竹。兴冲冲地来到彩票站,从怀中拿出一张纸单,上面密密麻麻地排着如金子般的号码,少说有二百多组。“帮我把这些号打上。”


管理员蓦然……


哥哼着“东方红,太阳升”,阔步走在大街上。阳光普照,就连哥的皮鞋都显得发亮。冬风在刮,却也仿佛在抚摸哥的脸。这种感觉,让哥心旷神怡。


给朋友挨个打电话,成竹在胸地宣传自己的号码。这一次,哥就要梦想成真了!哥到快餐店痛快地吃了一顿,电话却一直不断——他一直忙着给别人发“喜报”。这一未知数似乎此刻变成了事实。


或许,幸运之神真的眷顾那些执著的人。天有些暗了,哥还在忙着打电话。“叮呤——”间歇之余,电话响了。“哥,中奖了,五百万的大奖!”电话那边的声音激动得有些发抖。哥脑中一片空白。什么都不顾了。此刻,天仿佛不再黑了,太阳从刚落下的西面升起来了,简陋的屋子变成了豪宅,楼下,一辆专车正等着他取钱呢!


哥特意挑了一件西装——也算古董了。激动万分地下


楼,也不忘将柜中的衣物收拾起来,顺手扔进了楼下的垃圾箱。终于到了彩票站门口,刚推开门,电话响了。


“喂,谁啊!”


“我。刚才忘和你说了,愚人节快乐……”


此刻,彩票站的电视屏幕上,摇奖机正摇出一组陌生的数字……


                                                                               


买彩票发财,是社会上很多人的一种真实的心里期待。作者敏锐地关注了这一社会现象,结构了一个有波澜的故事,并调动了多种技巧叙述:“仿佛好运气真的来了!”“这一未知数似乎此刻变成了事实。”“管理员蓦然”等伏笔运用巧妙,为事件的结局作了充分的铺垫;用突转法揭示结局,情理之中,又意料之外。文章生动有趣的语言,动作、心理描写也很精彩。


相关链接


“文似看山不喜平。若如井田方,有何可观?惟壑谷幽深,峰峦起伏,乃令游者赏心悦目。或绝崖飞瀑,动魄惊心。山水既然,文章正尔。”——袁枚《随园诗话》


“波澜开阖,如在江湖中,一波未平 ,一波又起”。——姜夔《白石道人诗话》


“一支文笔太均匀,通篇都一平如水,尽管是精华耀眼,毕竟要令人瞌睡。”——《诗的艺术》


◇林纾在《春觉斋论文》中也说:“为文不知用旋绕之笔,则文势不曲。


◇大起大落,大开大合,用之长篇,比如黄河之百里一曲,千里一曲一直也。然即短至绝句,亦未尝无尺水兴波之法。——刘熙载《艺概》
   
 技巧是对技法的独特运用,是对艺术规律的独特把握,这种运用和把握是将艺术内容转化为艺术形式的运动过程的一部分,是形式美的创造的一部分。——《文艺理论研究》


汪曾琪谈创作


有人问,一个作家应该具备什么素质?首先要对生活充满惊奇感,充满兴趣,包括吃东西,听方言,当然最重要的是对人的兴趣。有人问:你怎么成为作家了?我回答了四个大字:东张西望!我小时候就极爱东张西望。对生活要有惊奇感、很冷漠地看不行。一个作家应该有一对好眼睛、一双好耳朵、一只好鼻子,能看到、听到、闻到别人不大注意的东西。沈从文老师说他的心永远要为一种新鲜的颜色、新鲜的气味而动。作家对色彩、声音、气味的感觉应该比别人更敏锐更精细些。老师在好几篇小说中写到了对黄昏的感觉:黄昏的颜色、各种声音、黄昏时草的气味花的气味甚至甲虫的气味。简单的说,这些感受来自于观察、专注的观察,从观察中看出生活的美,生活的诗意。我小时候常常在街上看打小罗汉、做竹器等,至今记忆犹新。当时有户人家的漆门上的兰色对子“山似有骨撑千古,海经能容纳百川”,不知不觉被我记住了。我写家乡的小说《大淖记事》家乡人说写的很像。有人就问我弟弟:“你大哥小时候是不是拿笔记本到处记?”他们都奇怪我对小时候的事儿记得那么清楚。我说,第一,我没想着要当个作家;第二,那时候的纸是粗麻毛边纸,用毛笔写字、怎么记呀?为什么能记住呢?就是因为我比较细心地、专注地观察过这些东西,而且是很有兴趣观察。——个作家对生活现象要敏感,另外还应该培养形象记忆,不要拿笔记本记,那个形象就存在于你的大脑皮层中,形象的记忆储存多了,要写什么就可随时调动出来。当然,我说过,最重要的是对人的兴趣,有的人说的话,你一辈子忘不了。如果一个作家觉着生活本身没意思,活着就别当什么作家。对生活的浓厚兴趣是作家的职业病。阿城有—段时间去做生意,我问他做的怎么样,他说咱干不那事,我问为什么,他说我跟人谈合同时,谈着谈着便观察起他来了。我说,你行,你能当个小说家。作为一个作家,最起码的条件就是对生活充满兴趣。